海角论坛 时事新闻 查看内容

山西大同亿元绑架案调查:场面堪比好莱坞大片

2016-5-26 14:19| 发布者: haijiao| 查看: 280| 评论: 0

摘要: 导读:2016年5月12日,山西省大同市公安局的一次新闻发布会格外引人关注。通报称,该市发生一起针对企业高级管理人员的绑架案。这是一起涉枪犯罪,绑匪不仅索要上千万美元的高额赎金,而且非常强硬,不容谈判,极度 ...

导读:2016年5月12日,山西省大同市公安局的一次新闻发布会格外引人关注。通报称,该市发生一起针对企业高级管理人员的绑架案。这是一起涉枪犯罪,绑匪不仅索要上千万美元的高额赎金,而且非常强硬,不容谈判,极度危险。为了保护人质,抓捕罪犯,警方果断行动。一时间,枪声大作。

公司董事长遭遇绑架,案情走向扑朔迷离

2016年5月11日凌晨6点,山西省朔州市怀仁县毛皂镇,突然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

两名犯罪嫌疑人手持武器,一个在宝马车里,一个在黑色SUV汽车外,开枪拒捕,从不同的角度不断向民警开枪。数十名警员迅速分散排开,果断还击,犯罪嫌疑人被击倒后仍垂死挣扎,继续疯狂射击。10分钟后,两名犯罪嫌疑人一个在树下、另一名在车内被警方击毙。

在抓捕现场,警方缴获作案交通工具两辆,“五四式”仿真手枪两支,弹夹4个,子弹31发。这场惊心动魄的枪战,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呢?被劫持的企业高管,又是怎么被绑架的呢?我们先从案件发生的前一天中午说起。

2016年5月10日中午12点多,一名男子神色慌张,急匆匆走进大同市公安局城区分局。一走进刑警队,他就向正在值班的民警立即报案。

山西省大同市公安局城区分局刑事侦查大队重案中队队长燕军:他上楼以后就马上跟我说,说我们公司的董事长,可能被人绑架了。

某集团经理董某:(上午)十点半左右,有一个陌生的电话给我打进来,是171打头的,我一看这是诈骗电话就没有来接。隔了八分钟这个电话又打进来了,对方的声音很杂,听不清,我准备挂机的时候,我们董事长讲话了。

据报案人透露,当董事长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他突然被吓出一身冷汗。电话里,董事长说了这样三句话,我很好,不用找我,等我电话。随后,电话被莫名其妙挂断。

董某:我马上就回拨一个电话给这个手机,对方已经关机了,这个时候我马上给我们董事长,打他随身带的两部手机都已经关机了,我就觉得事情有点复杂了。

《经济半小时》记者:他说这三句话的时候,情绪是怎么样的?

董某:跟平常讲话不一样。情绪不稳定,也比较紧张。

听完报案人的陈述,警方立即意识到问题的严重,第一时间将案情进行了分析汇报。

山西省大同市城区分局局长昝斌:他(报案人)一再强调这是超出正常范围的,不符合受害人日常口语跟生活规律,而且他这种身上的手机全部关掉了,这些综合成分,当时我们初步判断认为这是一起,很有可能是一起绑架案件。

在接到报案之后的两个小时后,大同警方立即启动了重大案件侦破机制,成立专案指挥部,同时调集多个警种,对案件进行初步侦查。

燕军:通过我们初期的对他的这个总经理的询问,感觉他外面也没有什么明显的仇人,还有其他方面跟他可能结怨的人。

昝斌:在三点零八分,我们就已经确定了这是一起标准的绑架案件。

下午3点08分,惊魂未定的报案人的电话再次响起。在场的警员一下子紧张起来,大家注意到,来电显示的号码虽然也是以171开头,但尾号却换了。

董某:打进来之后,还是我们董事长跟我讲,准备两千万美金,一定要现金。他同时告诉我,不要告诉我家里人,不要报案,第二天九点跟我约定的还要跟我联系,问我筹了多少钱。

由于现场民警已经提前交代了报案人如何应答,报案人对董事长说的“第二天九点交出两千万美金,并且不能报案”的说法,对答如流,并告诉他,他的家人现在十分着急,并且准备报警。

《经济半小时》记者:当时您说完这个话以后,电话那头什么反映?

董某:没什么反应,我就问他你现在安全吗?他说我安全。正讲到这儿,对方就把手机关了。

短短几个小时,三个不同的电话,都让警方的推断得到证实:这是一起恶性的绑架案件,劫匪非常危险,人质随时会有生命危险。但是,对于警方而言,当务之急是迅速查清绑匪的身份和意图。大同警方立即全面展开侦破工作,寻找案件的突破口。

侦破工作全面展开,蛛丝马迹中现突破口

就在绑匪的第三个电话打进来的同时,大同警方专案组已经着手对人质的家庭住址、生活工作的线路进行全面的分析。

5月10日这一天是星期二,按照惯例,上午9点,正是遭到绑架的董事长离开家前往单位的路上,根据这个情况,警方迅速调集了董事长住所附近的监控录像。

监控录像显示,2016年5月10日上午9点多,被绑架的董事长独自一人出现在十字路口,并继续由东向西行走。

此时,马路南侧停着的一辆黑色SUV汽车开始启动,穿过人行横道,驶进对向车道旁的非机动车道等候,停车约30秒后,开车向西行驶。

黑色SUV汽车特殊的行驶路线,引起了警方注意。专案组警员立即对董事长家附近的监控进行了一个月内的搜索,一个意想不到的情景出现在警员的视线,从5月2日起,这辆黑色的SUV汽车几乎每天都出现在这条路段上,其中5月7日、8日、9日连续三天早上6点左右,这台汽车至少在该路段停留两个小时,到9点左右离开。

办案警员对这段监控探头进行仔细观察,但被绑架的董事长和那台黑色的SYV都消失在了监控的死角。

燕军:这时候以后,咱们市公安局的联合指挥部,它就对大同这一天全天的警情,这以后进行梳理,在这个梳理的过程当中就发现一条重要警情。

据专案组民警介绍,5月10日上午9点20分左右,有一名路过的群众拨打110报警,称看到一辆黑色越野车,把一个行人撞倒后,下来两个人,迅速把被撞的人推进车里面,然后开车离开。

燕军:接到报警以后,咱们这个中警支队民警出警,到了这个指定地点以后,发现车辆就不在这个地方停放了,而且被撞人也不在了,当时还以为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山西省大同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姜宝举:当时我们110接了报警电话了,说是有个车把人撞倒了。那么走访这两个人(目击者),也确定了这辆车,这个时候我们基本上判定,这个嫌疑车辆就是个双环越野车。

除了对作案车辆的判定,根据目击证人描述,警方同时初步掌握了犯罪嫌疑人的体貌特征。

燕军:一个个是高高的,一米八左右,当时这个人也有一个假胡须,按他的陈述就是这个人的胡子是粘上去的,还有一个人是一米七多的,胖胖的。

姜宝举:还有我们视频监控看到这个衣服的颜色,这个运动装道道的,也是非常明显的。

警方随后再次对监控画面进行核查,初步判断嫌疑人为两人以上,监控视频清楚地显示了黑色SUV汽车号牌,从3月份开始的两个多月的时间里,这台汽车在案发现场附近出现了18次之多。警方立即对车牌号码进行查询,但是结果却让所有人大失所望。

经过警方调查,这个车牌所对应的车辆是一辆日系车,与视频中的黑色越野双环车完全不符合。而将监控视频进行放大之后,车内所坐的人员也完全看不清面部。

《经济半小时》记者:从监控视频里能看清犯罪嫌疑人的长相吗?

姜宝举:看不清,他都用遮阳板挡着。我们查的所有卡口的信息都有遮阳板,没有没用遮阳板。就是作案案发以前,5月份,4月份的卡口信息都是遮阳板。

假冒的车牌,故意遮挡的人脸,两个最关键的线索断了,案子又陷入了僵局。

黑色双环越野车,成了警方查找被绑人质的唯一重要目标。尽管有了排查方向,但嫌疑车辆仍不明确,大量的侦查工作仍需要持续进行。

昝斌:大量的信息汇总过来之后,我们一条一条的要进行研判分析,对一些没有作案条件的,包括一些进入我们视线,但是并没有有直接证据证明他们是犯罪嫌疑人的,我们也都做了大量的排查工作。

根据掌握的信息,只能通过嫌疑车辆找到人质。但是,经过警方初步排查,整个大同市内的黑色双环越野车就多达39辆。

姜宝举:通过卡口照片和我们现场这个发现这个嫌疑车辆照片进行比对,把能排除的全部排除掉,最后剩14辆车。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每一分钟都对人质的人身安全构成威胁。为了加紧办案的时间,专案指挥部立即做出决定,联合特警、交警等多个部门出动,组织500多名警力,编成18个战斗小组,兵分5路,全市布控,设卡盘查。

5月10日晚上11点50分,此时距离董事长被绑架已经过去近14小时,就在这时,另一个突发事件引起了警方警觉。

姜宝举:我们主要排查点在以吉家庄为中心,这个这一带,发现一个宝马越野车,用这个光盘把后牌子遮住了,第一个卡点发现,第二个卡点他闯卡,我们把这个车已经列为重点嫌疑目标了。

一台遮挡号牌的宝马车,与一直被列为作案嫌疑车辆的黑色SUV有关系吗?

5月11日凌晨4点,距离犯罪嫌疑人要求支付2000万美金的赎金还有不到5个小时。越来越近的交易时间,使得所有参战警官的神经高度紧张。

昝斌:我们对绑架案的首要前提就是确保人质的安全,我们也会担心嫌疑人如果一看,看不到赎金很快就是鱼死网破,就把受害人灭口。

出于对人质的安全考虑,专案指挥部的会议室里,大家开始研究另一套作战方案。

姜宝举:凌晨4、5点了,这个案子还没有,虽然有了突破,但是没有突破性的进展,人质在哪咱们还是找不着。当时就考虑按嫌疑人的要求,准备第二天上午9点交易。那么在交易的时候,我们也找这个抓捕的机会,解救人质的机会。

下午三点零八分的电话中,只提到了交易金额、时间,但是没有说明交易地点,这让专案组十分头疼。

11日凌晨5点,就在大家对绑架案一筹莫展的时候,外围办案人员突然传来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一直消失的无影无踪的黑色SUV突然出现了,它在距离大同市20公里的一个村庄。

姜宝举:发现这个车辆在毛皂(村)一带,完了我们开始调兵遣将把人集中到毛皂这。

大同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大队长胡彦军:当时应该在5点40分,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确定嫌疑车辆一个是在这个毛皂的附近,然后呢,我们马上对周边进行布控、进行搜索,在6点10分左右,我们在通过侦查的发现,这个车就在这个现场。

经过近距离的观察,办案警员清楚地看到,黑色SUV汽车的挡风玻璃上的标签,和监控视频中的一模一样,车内的情况也与监控相符。但是,狡猾的犯罪嫌疑人已经将原先大同牌照的车牌换成了外省。

胡彦军:当时(先前)的牌子是一个大同,后来换成内蒙的牌子了,牌子不一样,但是前面的标志基本上肯定就是这个车辆。

车子找到了,但是却空无一人,犯罪嫌疑人会是弃车而逃还是躲在村子里呢?专案组的办案警员秘密对黑色SUV汽车进行监视。而就在这时,另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胡彦军:大概是有那么个六七分钟的时间,突然又开来那个宝马车,开过来以后下来一个人上这个双环车,很快的速度开车要跑,我马上打电话说领导,两个车都开始跑了,我们一边汇报一边开车开始追,上了公路一直追过去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警员异常紧张,考虑到正在村民聚居区,而且已经有村民陆续外出,如果马上进行抓捕,那会对周围村民的安全造成威胁,因此,专案组并没有立即实施抓捕,等待两辆车驶向村外时开始行动。

当两辆车进入村南,周边较为空旷时,警方立即采取行动,参加抓捕的6辆车分为两队,分头逼停了前面的宝马和后边的越野车。

由于这条道路右边坡度大,无法再向右下坡逃离,警方果断利用地形优势,逼停了嫌疑车辆。

山西省大同市公安局维稳处突队队员郭鹏:我们队长在双环车的左侧,他们当时距离特别近,都开不开门,我们队长就摇下窗户向他喊话,说熄火,停车熄火,把钥匙扔出来,但是犯罪嫌疑人不予回应。

山西省大同市公安局维稳处突队队长赵林:当时逼停以后,我在这个位子坐着,我就拿这个甩棍,将这个双环车的驾驶室的玻璃打烂了,打碎以后就看到里头一个像枪的装置,我就马上告诉队员们,我说有枪,当时车就停下了,我就往那边躲,这个时候,那个车门就开了,一开它有个20公分的缝,开不开,撞在门上了,一枪就打到这了。

犯罪嫌疑人的车辆被逼停后,向警察打出的第一枪。

《经济半小时》记者:这是他打的第一枪?

赵林:对,然后随手打在这儿了。

在打出第一枪后,犯罪嫌疑人又在玻璃上打了一枪。

尽管警方在研判嫌疑人车辆过程中,已经发现了嫌疑人手里握抢的动作,并在抓捕行动开始前进行了针对性的安排布置。

但在抓捕现场,犯罪嫌疑人根本不理会警方喊话,直接掏枪射击。

伴随着激烈的交火声,在毛皂村不足6米宽的村道上,黑色越野车和宝马车前后进退不得,坐在黑色越野车里的犯罪嫌疑人,发现被警方包围,迅速从副驾驶座打开车门,跑到路边的沟壕中。

郭鹏:一逃到沟壕里面,他先是想往东跑,因为东面还有一辆宝马车,他想去与那个犯罪嫌疑人会合,但是让我们的战友们及时把他截停了下来。他边跑边向我们战友们开枪,我们战友也是予以还击。

密集的枪声响起,经过近5分钟的激战,黑色越野车上的犯罪嫌疑人被警方击毙。

郭鹏:把他击毙以后,我第一时间和我们另一个战友上去把他制伏戴铐,当时他的枪已经是空枪挂机,空枪挂机意思就是他已经打的没子弹了,他必须除了换弹夹,他的食指还在扳机上扣着。

击毙罪犯以后,特警查看黑色越野车后座,发现车上并没有人质。

郭鹏:我们队长就断定基本上这个人质肯定在宝马车上,随后他们就大喊说所有人员压低枪口,压低枪口意思就是不要再胡乱开枪了。

由于担心人质受到伤害,警方再次与宝马车的犯罪嫌疑人进行喊话,要求他缴械投降。就在警方准备慢慢靠近宝马车的时候,驾驶座上的犯罪嫌疑人开始从车辆左侧向外面的警方开枪。

犯罪嫌疑人手里荷枪实弹,车里还有一名被绑人质,车外根本无法观察车内情况。种种情形,对警方解救人质来说十分不利。

为保证人质安全,警方朝宝马车里连续喷射三罐催泪瓦斯,想将犯罪嫌疑人逼到车外,但车里的犯罪嫌疑人就是不下车,并且持续向外开枪。

郭鹏:我们路北侧有三名民警对在驾驶室坐的绑匪实行火力压制,然后路南侧的我们战友实行了狙击枪的精准狙杀。

被狙击枪命中后,宝马车辆内停止了向外射击。由于车内情况不明,警方并没有马上上前查看。

郭鹏:我们就在那儿,等着跟人质对话,人质很虚弱,从左后面探出头说你们得救救我,但是那个车门是上儿童锁,他从里面开不开,我们就说那你帮我们把人质的枪扔出来,因为我们怕万一后面还有绑匪挟持他,诱使我们靠近。

警方喊话后,车内人质将枪扔到车外。

5月11日凌晨6点30分,经过10分钟的战斗,被绑架的董事长被成功解救,两名犯罪嫌疑人被击毙。

在案发现场,民警缴获“五四式”手枪两支,弹夹4个,子弹31发,轿车两辆,手机3部,手机卡3张及假发套、胶带纸等作案工具。

犯罪嫌疑人,仝某某,男,现年55岁,山西省大同市南郊区人,曾于1987年2月16日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在“510”特大绑架案中持枪拒捕,被警方击毙。

犯罪嫌疑人,贾某某,男,现年39岁,山西省大同市南郊区人,为仝某前妻之侄,无前科和违法犯罪记录,在“510”特大绑架案中持枪拒捕,被警方击毙。

据了解,仝某过去曾承包过土建工程,生活条件较好,后因赌博等原因,经济状况变差。警方初步认定,仝某和贾某作案动机是为了索取巨额赎金。

燕军:生活压力各方面压力都很大,他妻子(吕某)也跟我们讲了,说他有好几次都不想活了,要跟妻子一块同归于尽。

历经整整18个小时,500多人连夜作战,山西大同“5.10”特大绑架案终于成功告破。在此次绑架案中,专案指挥部指挥果断,部署得当,参战民警英勇机智、连续奋战。现场参与抓捕的民警中,有四名队员受伤,目前正在医院接受治疗,无生命危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CopyRight© 2016-2017 Inc.All Rights Reserved  
文网文[2010]271号 京公网安备110000000005号  国家药监局(京)-经营性-2011-0011
文化部监督电子邮箱:wlwh@vip.sina.com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771-5086886转5326(周一至周五:9:00-18:00) 举报邮箱:jubao@opi-corp.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