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3769|回复: 0

蒋安舟:为进名校争“跳坑” 童年之苦谁买单

[复制链接]

69

主题

69

帖子

34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41
发表于 2017-7-27 08: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据《中国科学报》报道,在本报记者围绕奥数进行的调查采访中,一所被所有受访家长、社会培训机构频频提及的学校引起了记者极大的兴趣,它被誉为跳往一流中学大门的王牌“金坑”。
 “银坑、土坑、粪坑,皆不如‘金坑’,若是入了‘粪坑’,孩子就输在了第一起跑线上。”蒋安舟(化名)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据她解释,所谓“金坑”就是一些重点中学所办的“嫡系”课后培训班,虽然不是简简单单交钱就能上,但是凡进入该培训班的学生,其被录取的几率就特别高。而进其他的“土坑”、“粪坑”,则做“分母”的概率比较大,浪费时间。
  为了能让孩子通过选拔,进入一个“金坑”,她从三年级起就给孩子在私立培训机构报了奥数班,希望最终由学校老师“慧眼识珠”。
 “先下手为强。家长都知道这样做是在揠苗助长,但谁不是削尖了脑袋往里钻?”采访中,电话另一头的学生家长赵飞宏(化名)的声音显得非常激动,他的儿子也是在三年级报的“坑班”。
  蒋安舟和赵飞宏都住在北京市海淀区,一个是大学教师,一个是工程师,都在为孩子的小升初苦恼。他们希望自家孩子所上的“金坑”不是别的,正是北京市仁华学校(下称仁华)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简称“人大附中”)的“坑班”。
  在北京市海淀区,“仁华”的名气甚至高于清华附中与北大附中的占坑班,成为该区小升初的王牌“金坑”。
  为进“金坑”忙“催熟”
  1989年,中科院华罗庚实验室、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和人大附中联合创办华罗庚数学学校,作为人大附中的超常数学教育实验基地,并在2004年更名为仁华学校。
  名称虽变,其选拔优秀学生的实质却没有变。名字去除了“数学”二字,然而数学成绩仍是能否进入仁华的重要参考。
  该校由小学部、初中部和高中部组成。初中部和高中部属常规中等教育,纳入人大附中建制,每个年级设两个班。而小学部属于校外培训性质,即作为进入人大附中“踏板”的“占坑班”。初高中班的生源大部分来自小学部。
  “仁华的‘坑班’是进入人大附中最重要、也是进入人数最多的方式。”在私立培训机构教小学奥数的马莉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在日常的课后辅导中,她经常见到一个小学生报多个“坑班”,外加其他课后辅导班,被搞得精疲力尽。
  据她透露,人大附中每年都会有一批校长直签的学生名额,即获得国际奥林匹克竞赛奖、华罗庚数学金杯奖的学生。不过,这样的学生寥寥无几。
  她说,对于既非共建单位,又无硬气的“牛父母”可以撑腰的学生,只能走考试一条路。然而,仁华入试的大门并不向每个孩子都开放,即使有资格成为仁华学校一员的尖子生,如果不通过重重关卡的筛选,也不知道仁华的大门朝哪开。
  “仁华不公开招生,主要招生对象是三年级至六年级的小学生,每年不同学校被分配数目不等的参试学生名额。”蒋安舟说。而且,这些学校还得是一些“好小学”,如人大附小,中关村一、二、三小等。
  另一个参试方式则是通过人大附中网校报名。但是每年通过网校进入的学生少之又少。因此,为获得参试机会,很多家长像蒋安舟一样,在学校选拔之前,很早就把孩子送进了课外培训班“催熟”。
  据马莉介绍,在她所教的一个奥数班上,有一个年仅8岁、刚上二年级的小女孩,被家长“泡”在一大堆的三四年级学生中间学习。“我也不希望她把所有的东西都学会,但早接触一点对以后小升初总是好的。”这个小女孩的父亲对她说。
  “蜗牛背着那重重的壳啊,一步一步地往上爬用这句歌词形容中国儿童当前受教育的现状恰如其分。”马莉感叹地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说。
  先“圈羊” 再掐尖
  “王牌坑”所青睐的必然是“王牌学生”,在一些培训界人士看来,选择仁华就意味着选择了让孩子去面对残酷的竞争。
  “仁华是‘牛孩子’竞争的天下。”在另一家私立培训机构教小学奥数的周玲(化名)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然而,这些‘牛孩子’在一起竞争,淘汰率也非常高。”
  据了解,仁华每年的招生考试淘汰率达到80%。
 “进仁华难,但进了仁华后会更难。很多学生本来很聪明好学,但在长期压力下,对学习产生厌倦情绪,成绩一落千丈。”周玲说。
 “仁华每次小升初都有十多个班级,越靠前的班级学生成绩就越好,但是一、二班绝对不是100%录取,人大附中的原则从来都是靠前班级淘汰差者,靠后班级选拔优秀者。”她说。
  然而,淘汰的名单究竟是谁,却仅有仁华学校单方知道。蒋安舟表示,她女儿每次考完试,班上的老师也不告诉家长和孩子的成绩与班级排名,而且,给孩子上课的老师总在换。课堂上,老师一上来就先让学生做题,并不先作讲解,孩子很多时候会有挫败感。
 “与学而思等培训机构相比,‘坑班’的老师们态度也非常不好。他们的考试通常要比学的东西难很多,但也不告诉你去哪里买复习材料。”蒋安舟感慨地说,“谁让人家是‘金坑’呢!我们是求着去的。”
  童年之苦谁买单
 “五年级的孩子已经开始褪去幼稚,心智逐渐成熟,理解力、接受力、自我学习的能力都提高了很多,所以我让孩子在小五升小六的时候参加了仁华学校的培训班。”一位名叫崔磊的孩子的母亲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说。目前,崔磊已在人大附中读初一。
  崔磊的母亲对仁华的印象比较好:每学期的学费在500~600元人民币左右,比每学期在高思(一家培训机构编者注)培训班学奥数的费用少多了。高思的学费一年在3000元左右,是仁华的两倍。同时,仁华学校除语数英等基础课程外,兼学围棋、书画、体育等课程。
  她认为,与其责怪教育体制,不如责怪家长。并非每个孩子都适合学奥数,因此不能片面说奥数“毁人不倦”。
  对此,其他家长也很无奈。赵飞宏认为,这与当前教育资源分配不公有关。教育应发挥小学生的个性和特长,按照统一标准施教,使每个少年儿童都得到平等的教育机会。
 “当前的教育已经犹如脱缰之马,希望今后能够不再过分疯狂。擒贼先擒王,这里边谁是江湖老大,大家也有基本的认同。”他认为,任何事情在回归理性的时候,总是要经过一番风雨。如果改革的步伐止步不前,对于整个社会和教育的现状来说,绝对不是好事。
 “夏天的花为什么要在春天催熟呢?很多幼苗的学习兴趣在当前教育的长期压榨下‘夭折’了。”蒋安舟质问说。
  “我不反对我们的孩子吃苦向上,但希望能够让孩子们在合适的时间,承担适当的压力。让我们的孩子在青春期发力吧,还给他们一个快乐、充实、饱满的童年。”
  当女儿在仁华学完一学期后,蒋安舟办理了退学手续。然而,她依旧没能走出“坑”去:前脚刚跳出仁华,后脚她又跳进了三帆北京市西城区北师大附中的“金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